小草網_病殘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53|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參賽作品] 重生1991

[復制鏈接]

5

主題

10

帖子

96

積分

注冊會員

Rank: 2

跳轉到指定樓層
1樓樓主
發表于 2020-8-9 14:45:1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第一章        這不是夢
2017年8月5號,這一天是中元節,俗稱鬼節。傳說中元節當天陰曹地府將放出全部鬼魂,民間普遍進行祭祀鬼魂活動。凡有新喪的人家,這一天都要給先人燒紙扎的衣服、汽車、錢財等物品,而在我們這地上都要祭孤魂野鬼,和無主的冤魂。因此這天晚上老輩人都要叮囑自己家的兒女不管有天大的事情都不要外出串門,就在家呆著。以免得給家里帶來不吉利和災難。所以這晚村口的街道上顯得有些冷清,寂靜和恐怖。
時間一轉眼就來到了午夜11點,這時街道旁的路燈早以熄滅。但今晚的月亮特別的亮和圓,皎潔的月光灑在這無人的村口馬路上,更加深了一分恐怖的氣息。突然,從馬路的西南方向傳來了狗叫“汪汪汪……”叫聲漸漸由遠集近。在這短短的幾分鐘時間里,全村的狗都在賣力的狂叫著,就像它們看到了心里最大的仇人一樣,叫的那個凄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主人家喝罵聲音,眾狗的情緒漸漸平靜了一些,叫聲也變得有一聲無一聲了。可就在這時,本來既將要安靜的夜,被一聲疑問再次打破了。
“我不是在睡覺嗎?怎么會在這馬路上?”尋著這道聲音看去,只見馬路的西南角慢慢走來一個少年。年約二十五六,身高175左右,一頭小碎發下面露出一張還算看的過去的瓜子臉。清瘦的臉上此時流露出幾分疑惑與茫然的神情。濃密的眉毛也微微皺著,好像是有思考什么?一雙如黑夜般漆黑的眼睛正在打亮著四周的環境,高挺的鼻子,略厚的嘴唇。組合在一起看的還很順眼呢,最為奇特的是他的著裝,上身穿的一套灰白色的長衫,如果此時少年手中有一把折扇,可以找郭大剛老師學上幾段相聲來表演了。而腳上則是一雙北京布鞋,看樣子很新好像是第一次穿。等到少年漸漸的走近,哦不對應該說是飄近,因為這少年的腳不是站在馬路上,而只飄在離路邊三尺高的距離的位置,就好像中間有一條透明的路讓他走似的。少年就這樣一直慢慢的向前飄去。
過了大約5分鐘的樣子,少年似乎從茫然的狀態清醒了過來,停下向前飄動的身體,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和不能離地的腳。臉上露出了吃驚和不可置信的神色。“我難道是在做夢嗎?一定是前幾天靈異小說看多了才做這樣的夢。哎真是晦氣。下次不看這類小說了改看都市的,沒準我還會夢到我的神仙姐姐呢,哈哈……”。正在少年在心里胡思亂想的時刻,他的身邊憑空出現了兩個人影。兩人都是一身黑色西服,黑色褲子,黑色皮鞋。標準的公務員打扮。左邊那個高個子男人臉色有些發白,三十左右的年紀,手中拿著一個文件夾,靜靜的站在少年身后,臉上露出很公式化的微笑。而右邊人則比左邊的男人矮半個頭。身材纖細,五官矯好,好似一位剛進入社會的大學生。她的手上正端著一臺蘋果筆記本掌上電腦,臉上的神情很淡雅,眼睛淡淡的看著少年一眼就低下頭去看手中的電腦屏幕了。
高個男子看了少年足足半盞茶的功夫,才發現那少年還在那里胡思亂想,根本沒有發現他們倆人的存在,無奈的搖搖頭。用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隨后說道:“你叫葉鵬是吧,跟我們去報到吧。”此時的少年耳中突然聽到這樣一個渾厚的聲音,嚇得他打了一個哆嗦,差點摔倒在地。馬上結束了心中的所有的想法,轉身一看,這才放心下來。目光隨便打量了一下男子,便馬上轉向旁邊的女孩身上,從上到下,從下到上來回的掃視著。女孩像是感覺到了這紅火火的目光,猛然間抬頭狠狠瞪了少年一眼又低頭敲擊起了鍵盤。少年接收到少女那一道比寒冰還要冷的目光,只感覺全身發抖,好似瞬間從春暖花開的草原置身于冰寒刺骨的北極冰原。趕快收回目光再次轉向男子。小聲的說道:“你…你…你們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為什么要我跟你們走?”說話開始結巴了。男子目光一直沒有移開笑瞇瞇的說道:“我們是地府公安民警。我叫謝必安,她叫范無救。因為你已身死,為了不影響陽間治安和混亂,我們特意來接你去地府落戶安家。這是我的證件。”說完拿出一個類似警官證的物件在葉鵬面前晃了晃,只見上面寫著,地府一殿秦廣王部,編號00001000,姓名謝必安,鬼齡1000年,職務專職收集散落各處的孤魂野鬼,警銜萬鬼長……。葉鵬看完這些先是愣了一會,然后放聲大笑起來,到最后直接笑的肚子都有點疼了。他一邊笑一邊想,“哎呀,沒想到我葉鵬也是個天才呀,隨便做個夢都是這樣的腦洞大開,看來哥的前途一片大好呀。”看到葉鵬無緣的大笑謝必安警官先是眉頭一皺,然后深深看了葉鵬一眼,依然笑著說道:“你不是在做夢,你真的死了,無救給他看看。”說完轉頭看向少女范無救。身旁的范無救聽到謝必安的話趕忙停下手上的動作把電腦屏幕正對著葉鵬。只見這時屏幕上彈出來一張EXE表格正是葉鵬的個人資料和一張他自己前幾天才拍的一張相片。葉鵬,男,安徽宜城花湖縣人士,生于1991年8月16日終于2017年8月5號。陽壽26死因睡死.生平善惡:七歲時因貪玩打死一只可愛的小鳥,扣愛心值10,陽壽1一天,九歲因和同伴一起去偷鄰居家水果,倒致他人財運發生變數,扣陽壽10天。十三歲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偷偷去看自己的表妹沐浴,扣陽壽一個月。十五歲……。當葉鵬看完這長長的資料他直接嚇倒在地。因為里面的相片是他前幾天無聊時拍的,當時感覺拍的不好就直接刪除了沒發給任何人,怎么他們會有,還有這一件件從小到大自己做的一些,有些自己都忘記了,有些只有自己知道,比如十三歲那次的事件。他們怎么會有記錄?難道…難道…自己真的是死了嗎?而且還是睡死的這樣扯淡?葉鵬還是不肯相信這個結果,從地上緩緩的起身,抬起頭無神的看著面前的兩人,這時看向范無救的眼神中再也沒有之前的紅果果的欲望之情,這也讓范無救看他的眼神緩和了一些,這些葉鵬這時是沒意識到的。“你們說這不是夢,你們怎么證明?如果證明不了我是不會和你們走的”葉鵬用帶著最后一絲希望的語氣說道。謝必安聽了他的話,呵呵一笑,走不走不是你能確定的。不過本大人今天心情好,就讓你徹底死心。你用你的手勁力掐下自己試試,如果感覺不痛那就是在做夢,反之則是…。話說到這就停止了。葉鵬聽了想也不想就勁力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啪”輕脆的聲音伴隨著葉鵬啊的一聲慘叫一起傳入眾人耳口。再看葉鵬的左臉一個鮮紅的五指印在這白皙的臉上顯得有些刺眼,不過葉鵬并沒有在意這些。他此刻身體唯一的感覺就是痛,痛徹心扉,痛入靈魂,痛的無力。旁邊的兩位地府公務員看了葉鵬一眼什么也沒說,然后互相對視一眼,上前一步一人抓住葉鵬的一只胳膊,消失在了原地。
鄉間的街道,那條冗長的馬路。再一次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過?只是真的沒發生過嗎?是誰在月光下一次次回眸,是誰在那一聲聲嘆息,又是誰在風中吶喊。這時一陣微風吹來,還伴隨一個聲音。“這真不是做夢嗎?”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8

主題

58

帖子

674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2樓沙發
發表于 2020-8-14 15:59:25 | 只看該作者
文之美,敘述的美,格調也美,優秀之作。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手機版|小黑屋|聯系我們|小草網(同類家園) ( 滬ICP備16019424號-1

GMT+8, 2020-8-30 11:11 , Processed in 0.152874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电玩娱乐平台app